主页 > 118香港现场开奖直播最快 >
从缉毒警察到阶下囚宋名扬用行动证明公平的只有毒品的危害
发布日期:2022-09-04 12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0年2月27日,退休6年的警察宋名扬接到吸毒人员鞠某的电话,让他给自己送些毒品,当宋名扬以300元的价格将0.32克交给他时,一声熟悉的大喝声响起——不许动!

  随后,宋名扬因为贩毒罪,被法院判刑,但刑期只有6个月,除了因为是初犯、认罪态度好之外,还因为公安部的一纸证明,证明其是在工作中染上毒品的。

 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,在经历了辉煌的缉毒生涯之后,这个老民警会堕落得如此彻底。

  1963年,宋名扬出生于辽宁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,从小他的梦想就是穿上帅气的制服,成为一个惩恶扬善的警察,但是高中毕业以后,他却进了首钢,成为了一名钢铁工人,本以为当警察的梦想这辈子不可能实现了。

  1983年,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则通告让他冷却的心又火烧火燎起来,那一年,市公安局决定从社会上招募警察,而宋名扬经过精心的准备,顺利通过了考试,随后经过三个月的培训后,他成了北京市公安局某分局刑警队的一员。

  “好消息,好消息,真是太激动了,我的手在发抖,是从我内心发出的……我将为我崇高的事业去奋斗了,是英雄,是狗熊,走着瞧吧。”

  三年后,宋名扬如愿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三等功,然而相较于荣誉带来的骄傲感,破案所带来的成就感更加让他激动。

  那件案子让宋名扬至今想起来都觉得愤怒,在检察院宿舍区,一个到处转悠,寻找偷盗机会的小流氓,以口渴了想喝水为理由,骗取了一个在家门口玩耍的小女孩的信任,随后在他家偷走了相机,并且奸污了女孩。

  当时并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,宋名扬只能用最笨的办法,骑着自行车带小女孩在附近到处转悠,希望能够“幸运”地发现他,那个夏天,天气热的让人心烦,而宋名扬却带着女孩整整找了40天,直到在一个公园的消夏晚会上,小女孩指着一个人说:

  工作中的投入和种种成绩,让他获得了“拼命三郎”的称号,而他忠厚,讲义气,交际广泛的性格,也让他交了黑白两道很多的朋友。

  1990年,刑警队领导将他叫到一边,给他安排了一项秘密任务——管理特勤,也就是电影里常有的,做那种“线人”的联络人员。

  “没汽车的时候分局用的是摩托车,有任务才能用,唯独我,随时能用,还不用局长批准。局里有车后,那也是先紧着我用。别的队活动经费如果给1000块,我一人就能拿到1000块,要钱给钱,要权给权。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慕名都想结交我,逮着机会要请我吃饭,还得看级别够不够。”

  那一段时间,对于宋名扬来说,是十分“高调”,也十分意气风发的日子,不到33岁的时候,他就已经立功10多次了,可以说前途似锦,然而与此同时,他的生活却是一塌糊涂。

  宋名扬的妻子是他在钢铁厂的时候认识的,那个时候,他以为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了,没有想到后来还是走到了警察这条路上来。

  梦想的实现,让他把所有心思都花在了工作上,而忽略了身边人,还有自己的工作,会给她带来的不良的影响。

  宋名扬的妻子也是一名首钢工人,当初正是看中了她温柔贤惠,外向开朗的性格,所以追求她,然而自从宋名扬换了工作,妻子就经常担惊受怕,一方面是怕他在外面出什么事,另一方面也因为有些人对他家的骚扰。

  有时候是半夜有人敲门,但是打开门,却什么也没有,有时候是突然在家门口放了一个恐吓的东西,每当这个时候,妻子都哭着给他打电话,然而忙于工作的他,可能没说几句话就挂了,在他看来,只要自己努力工作,那么将这些坏人抓完,就不会有人干扰自己的家庭了。

  对于两个人唯一的儿子,宋名扬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他的教育方式就是儿子要什么就给什么,但是对他的态度却很是冷淡,因为他相信,自己终有一天会牺牲于卧底岗位上。

  1996年,震惊全国的“白宝山案”,让京城警界陷入了巨大的压力之中,而这个时候,“线人”给宋名扬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,在朝阳区有一个叫“黑子”的人有手枪和微型冲锋枪、手雷等,警局领导对此十分重视,要求他一定要摸清楚这个人的底细。

  对于“黑子”这样的违法者,对于陌生人十分警惕,即使宋名扬以一个贩毒者的身份和窝点里的瘾君子称兄道弟,也从来没有得到“黑子”的真正信任,甚至还被他试探了一会。

  宋名扬清楚地记得,那一天,“黑子”的几个打手围住了自己,问他是不是“马爷”,“马爷”是黑话,意思是警察。

 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,宋名扬将通红的烟头捻在自己的手臂上,随后从兜里掏出一把刀,在小腿上划了个十字,看着皮开肉绽,而面不改色的宋名扬,“黑子”也服了,他觉得“马爷”是不会有这种狠劲的。

  为了证明自己是毒贩的身份,宋名扬还当着他们的面吸毒了,第一次吸,他觉得味道不怎么样,好奇怎么会有人对这个东西这么上瘾。

  1997年初,经过宋名扬的卧底行动,警方破获了一起买卖案件,而他再次获得了公安部授予的三等功,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他的人生从这一刻已经发生了改变。

  在初次吸毒之后,宋名扬并没有觉得自己会上瘾,直到一次在河北抓捕犯人,那天夜里,他觉得浑身不舒服,像是感冒,但吃了药却没用,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毒瘾犯了。

  那天夜里十二点,宋名扬开着警车一路鸣着警笛,发疯似地往自己与线人的联络点赶,路上的行人可能不知道,这个警察不是去出任务,而是去寻找毒品去了。

  从线人那拿到毒品,宋名扬吸了一口,只觉得浑身舒畅,什么症状都没有了,但是,清醒之后,他却感到大难临头了,他知道,自己染上毒瘾了,然而这个时候,他还没有失去希望,因为他相信,凭借自己办案时的意志力,他一定可以戒掉。

  宋名扬回到了东北老家,将事情告诉了家人,家人担心之余,也答应了帮他戒毒的要求,他们将他关在家里,四个人轮流看守,就算他毒瘾发作时满地打滚,大家也按照他之前的要求,不管不问。

  这次戒毒只用了八天,虽然戒除了毒瘾,但是却让宋名扬有了一种错觉,那就是哪怕自己再沾上毒瘾,只要找个大山深处,关个几天,也就好了,于是,在后面的案子里,他更加不顾忌,又吸了起来。

  然而吸毒时间长了之后,他的身体逐渐消瘦,整个人的精神也开始萎靡不振,而这次,他并没有能戒掉。

  2001年,他迎来了生命中的至暗时刻,这一年,分局实行末位淘汰制,他被调整到预审部门,却因为不习惯用电脑,而一度不想上班,其实,除了因为工作内容调整的原因,还是因为吸毒,宋名扬说:

  那一年,本来就心理脆弱的妻子,在知道他吸毒之后,更是精神崩溃,被认定为二级精神残疾。

  就在他的同事们以为不会再见到他的时候,六年后,在缉毒案件现场,他们又相遇了,只是身份发生了变化,宋名扬成了贩毒的人。

  因为是初犯,又认罪悔罪,公安部也对这个曾经的缉毒英雄给予了足够的照顾,为他开具了在工作中染上毒品的证明,由于上述原因,法院从轻判罚,只有6个月,加3000块的罚金。

  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在他出狱后不久,又再次因为贩毒被抓,而这次,没有人再同情他,因为在所有人看来,这就是个屡教不改,无可救药的人。

  当英雄的光环退却之后,剩下的只有一个“瘾君子”的不堪入目,陈枫是宋名扬贩毒案的代理律师,两次都是,在拘留室里,他对宋名扬说:

  宋名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也许他也在想,如果回到1996年,如果再次要去做一个卧底,有很大可能会染上毒瘾,他还会去做吗?

  他觉得自己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,只是这一次,他希望自己可以牺牲在工作岗位上,牺牲在抓捕毒贩的时刻,那样他留给家人的会是荣光,而不是如今的屈辱。

  英雄落寞本就是一件让人伤感的事,对于宋名扬来说,他看到了许多不公,也承受了命运的不公,唯一公平的大概只有毒品,只要你沾上,就是蚀骨的毒。